留声机:

爬虫纲龟鳖目BX:

忍不住跑到这边也大叫一声starsailor的新专太好听了希望更多人去听听看starsailor真的是非常非常棒的乐队———

9月1号刚刚发行的新专《all this life》,真的很好听,每一首都能单曲循环,私心最推荐的两首:《take a little time》《blood》

把你房间整出一张床

弥猫深巷:

马伯骞和周震南是一对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但是不知道怎么滴,自从分房以来,两个人便各自睡在自己房间,谁也不搭理谁。











这日,赵天宇闲来无事,便偷偷跑进阿南房间,一脸担忧的看着正在写词的周震南,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你跟马伯骞闹变扭了?”
那时周震南正扎着个苹果头,只见他缓缓转过身子,漏出好看的额头,然后一脸呆滞的说到:“你觉得可能么?”
话音刚落,便看到孟子坤咋咋呼呼的跑了进来,指着周震南的小脸说到:“阿南,看看你的黑眼圈,跟国宝似的,怪不得伯骞最近不搭理你了。”













周震南一听,这可就不高兴了,自己这么貌美如花,丑的明明一直是马伯骞好么,于是他翻了个白眼,看着眼前的二人很认真的说到:“我们,真的,没有,吵架。”
话音刚落,就看到马伯骞推开房门走了进来,当他发现屋内的赵天宇和孟子坤,瞬间愣在了原地,然后很不解的问道:“啊,怎么你们都在啊?”
赵天宇无辜的抬起头,看了一眼天花板,然后问道:“我们怎么不能在了?”















马伯骞似乎没有听到一般,缓缓走到周震南身边,然后摸了一下周震南的脑袋,温柔的说到:“阿南,你的高烧似乎退了一点,待会记得吃药,然后今天也别熬夜了,早点睡吧。”
话音刚落,便看到周震南不耐烦的点了点头,然后指着门口说到:“stop!我知道了,你,给我,赶紧,回去,写词。”











话音刚落,便看到马老师立刻乖巧的拍了拍周震南的背,一脸宠溺的笑着,然后边转身离开,边笑着说:“好好好,你别生气,我现在就走。”
好像也就片刻时间,屋内就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针线掉落的声音。
唯剩下赵天宇和孟子坤目瞪口呆的看着又转过身去写词的周震南。









或许是气氛有些微妙,故而孟子坤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阿南,你这是病傻了?”
孟子坤说完,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想着待会回去一定要吃药,原来大家说的你别是发烧烧坏了脑子,原来真的不是恐吓,而是提醒。
周震南揉了揉头发,然后看着眼前一脸担忧的两个人,叹了一口气之后,无奈的说到:“我最近感冒了,不想传染给他,对,就是这样。”
赵天宇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周震南,然后看了一眼摸着自己额头傻气的可以的孟子坤,便坏笑了一下,然后乐呵呵的说到:“这下可好了,你俩一分房,孟子坤可就有机会爬上马伯骞的床了。”

















话音刚落,就看到南南瞬间站了起来,那个苹果头,随着他的动作一翘一翘的,出奇的可爱,只见他小嘴一张,怼人模式就这般开启:“赵天宇你搞事情啊。”
孟子坤终于回过神来,作为搞事情的的中心人物,怎么可以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逗南南玩,只见孟子坤微微一笑之后,便说到:“是哟,我终于有机会勾搭我男神马伯骞了,我连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马子cp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周震南一听,这可就不高兴了,马子是什么玩意,周震南一直奉行解决麻烦就要从根本出发,马伯骞这个祸害,一堆烂桃花,于是周震南立刻打开房门,对着走廊喊了一句:“马伯骞,你是不是外遇了?”
正带着耳机改歌的马伯骞,隐约间听到阿南的声音,便立刻跑了出来。













一出房门,就看到小孩半探个身子,气呼呼的看着自己,于是连忙顺毛:“阿南你这是怎么了?”
周震南气呼呼的指着孟子坤说到:“他说他要上你的床。”
马伯骞愣了一下,然后下意识的说了句:“我房间就一张床,他怎么上?”
孟子坤一听,忍不住笑倒在赵天宇的怀中,而后便听到赵天宇说:“你说的上是什么上?”
周震南一听,气更大了,只见他跳了起来,掐了一下马伯骞的耳朵说到:“叫你好好说话,你又乱开车。”
中文不好的马伯骞,一脸蒙圈的站在人群中,然后无辜的低下头,虽然他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,但是马伯骞潜意识觉得,阿南说的都是对的。














听到屋外动静的毛不易闻声走了出来,诧异的看着门口的四个人,然后一脸疑惑的说到:“马伯骞你房间就一张床啊?那周震南昨儿半夜去了你的房间,然后一大早才出来,他睡哪啊?”
话音刚落,便看到周震南房间的孟子坤和赵天宇一脸诧异的看着签证二人,眼神里面的光芒,似乎照亮了小海的夜空,孟子坤激动地问道:“阿南,你昨儿在马伯骞那里睡得?”
赵天宇接着说到:“马伯骞房间就一张床?”
钟易轩偷偷从毛不易怀中钻了出来,然后说到:“前儿我也看到周震南去马伯骞的房间。”
周震南闻言,便指着钟易轩说到:“你还天天住毛毛这里呢。”
毛毛一把搂住胖轩,然后一脸无辜的说到:“可是我的房间有两张床啊。”













周震南看了一眼四周看戏的众人,知道自己辩解不过,便微红这小脸,解释道:“我就去了一下子。”
话音刚落,便看到赵天宇起身走向摄影棚,秉承着搞事情的传统,边走边说:“是不是呆了一下子,我们去看看录像就知道了。”
马伯骞看着因为害羞说不出话的周震南,连忙出声辩解到:“唉,不对,我跟阿南是cp,我们住一起怎么了?”















孟子坤闻言,便立刻躲在赵天宇身后,小声的说到:“住一起没怎么啊,睡一张床也没怎么啊,但是你家南南天天一脸无辜的diss节目组,搞得好像分房就影响了你们感情似的,你说这样终极虚伪的人要不要好好教训教训!”
话音刚落,便看到周震南面如死灰般拉着马伯骞,走进自己的房间,然后回头对着看戏的众人说到:“我们高贵的签证,现在不想跟你们这些低级的人聊人生。”
话音刚落,便听到咚的一声的关门声。



















赵天宇挑了挑眉毛,看了一眼孟子坤,然后坏笑的说到:“听墙角?”
孟子坤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镜框,然后一脸无辜的说到:“这样不好吧,又不是半夜。”
好奇的钟易轩紧紧扒着门框,生怕毛不易把他推进房间,着急的喊道:“带我一个。”
毛不易闻言,果然拽着钟易轩小胳膊,将他推进房间,然后小声的说到:“南南还小呢。”
















孟子坤和赵天宇同时抬头看了一眼毛不易,然后异口同声的说到:“高贵,你真的是终极虚伪也,每次都是一样的话。”
毛不易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然后看了一下天花板,接着自言自语的说到:“其实,我昨儿在他们门口呆了一会……”
孟子坤闻言,立刻激动的跑了过去,然后好奇的问道:“你听到了啥?”








毛不易神秘的一笑,接着模仿着周震南的语气说道:“马伯骞,你再不闭嘴,我就把你唰了。”
赵天宇像受了惊吓一般的,忍不住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胸口,然后说道:“原来南南这么重口味。”
孟子坤摇了摇头,一副世风日下的模样,带着浓浓的笑意说到:“原来南南是攻。”
毛不易轻轻关上自己的房门,只留下一句:“现在的人啊。”
正趴在房间门上听着大家讨论的签证二人,忍不住红着脸看着对方,然后异口同声的说到:“把你房间整出一张床。”